永昌的古树 ◇一夕流芳

就能领略到它们的生命气息。  在大西北的土地上,能坚强地生长并枝繁叶茂的树种当属白杨树、松树和柳树了。就能领略到它们的生命气息。  在大西北的土地上,能坚强地生长并枝繁叶茂的树种当属白杨树、松树和柳树了。在古老的永昌县城里,有许多树龄高达四五百岁的白杨树。

  它们一度美化着永昌县城,也见证着永昌县城历史的发展和岁月的沧桑。自然,有的白杨树已成了一段枯木;有的已快要走到生命的终点;有的仿效生机勃勃,继续书写着它们的故事。最引人注目的古树就是北海子公园门前的两棵钻天杨。  它们身材高大,茂盛挺拔,还有一段“千古情缘”的动人故事。这两棵树的年龄已经高达469年,据说是明代嘉靖年间金川寺的尼姑所栽。

  到清朝同治年间,浙江巡抚杨昌浚因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被革职闲居,陕甘总督左宗棠爱其才干招到麾下,令他将功折罪。某夏,杨因公差行至永昌,得暇,出北门游至这两棵树下。刹那间,两棵树的叶子由绿变黄,杨惊愕苟求,内疚万分。  于是择日祭树,对树责己悔罪,以示反省。两株钻天杨勃然复苏,枝叶重新由黄变绿。故而,永昌百姓将这两棵杨树左称杨乃武,右称小白菜,传颂和尊敬着一段千古情缘!每当路过这两棵树时,看着这终年被西北风吹着,历经百年沧桑,仿效笔直屹立的树干和枝叶相牵的树冠,不由得心生敬意。

  我也曾用诗歌来表扬过它们,但终究弄不清这到底是生命的顽强还是爱情的执着?我常常想:在滚滚红尘中,有多少东西可以永久?有多少缘分能让你看着走来,又看着走去?又有多少相逢能够永如初见?同样是古树,公园的湖心亭旁边有几棵469岁的白杨树已经只剩下干枯的枝干了。  不知道它们是生命走到了结尾,还是也有一段不寻常的故事?无论是苍老、疾病,还是没落,我想它们给予我们的都是优美,是一种历史的沉香,也是不能忘记的永昌绿、西北绿。

  看着这些老去的古树,寻着它们在永昌大地上的足迹,也有一点淡淡的酸涩。生命总有衰败的时候。那些曾经的枝繁叶茂、勃勃生机都成了故事,而现在有的已经成了记忆里的灰烬;有的已被搁到公园里,修刻成了象征性的观赏物;有的正煎熬在病虫害的折磨里,垂垂老矣……或许,生命都一样,在每个躯体里,都有一泓静水,都有一座庭院,都有一扇只为有缘人开启的心门,都有一份执着的等待。

    我一直觉得在沙枣林公园里的那棵婀娜多姿的“谈情树”就是这样的。它年近五百岁了,姿态不同于其他树。它的枝叶茂密、树干干枯,裸露在土地上的树根奇异。日日斜倚在香草湖边的树身,像是期盼着什么!期盼什么呢?也许它就是在执着地等待着一对对恋人呢!原由传说如果一对有情人在这棵百年老树下许愿,并双双静坐一昼夜,就会美梦成真,结成连理。

    所以自古至今,常常有俊男靓女在此树下谈情说爱。还传说,如果男女婚姻不顺,到此树下经人调解,也会有消冰化雪的奇效……在永昌,像这样的古树,无论是乡村还是城市都有很多。古老的故事讲不完,而我更关注的多是一些沧桑美。每当行走在这些古树下,就像行走在旧光阴里,那些回响在耳边的故事,也泛着古老的韵味,让我常常沉醉。 新闻推荐村容整顿让永昌农村换新颜 本报记者 孙彩霞 实习记者
永昌新闻,有家乡新鲜事,还有那些熟悉的乡土气息。故乡眼中的骄子,也是恋家的人。当我们为生活不得不远离永昌县而漂泊他乡,最美不过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