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360多户黄坛移民离开乡里,40年后再相聚“回家”

  “露从今夜白散布在县内外的老黄坛人带上对故乡的祝福在中秋明月下回到家乡参加道贺黄坛村移民40周年聚会。  “露从今夜白散布在县内外的老黄坛人带上对故乡的祝福在中秋明月下回到家乡参加道贺黄坛村移民40周年聚会。当天500多人相聚一堂说回忆、诉乡愁一起过中秋、吃团圆饭。

    
  唯有门前长诏水秋风不改旧时波。40年后的今天。

    黄坛移民在新的乡里用双手延续着他们的家族故事。“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那些熟悉的方言就像慈母手中线连接着这些移民的心连接着故乡的根连接着过去、现在与将来。
  长诏水库是新昌城市唯一的饮用水源地山水环抱云霞间碧波婉转面天姥。在很多老黄坛人的心里这一池碧水是他们心之自豪也是心之羁绊也是对于故园的思念——湖下有他们儿时的家。

    
  黄坛村位于长诏书库尾部是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上个世纪70年代黄坛村一共有412户1700多人房子分布在一条卵石路的两边旁边有溪流环绕。“我记得村里的那条街被称为十里长街。”今年50岁的移民石钦忠站在村里大桥上指着远处的湖水沙滩告诉记者曾经他的家就在黄坛长街的西口前面就有石桥小时候经常在桥边玩。
  1978年因建造长诏水库桑田变沧海湖水涌入高山峡谷一点点占领她呵护、滋养了数千年的土地。

    山也不再是山村不再是村化身一片汪洋。仅留下的40多户人家选择了后移将房子建在了正本的后山上。
  而对于村里360多户的移民来说这是他们不曾预料到的人生巨变。坚强、坚韧的黄坛移民在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刻毅然担起了这份历史的重担。他们收拾行装告别亲友乡邻扶老携幼走上了迁徙之路近至县内的的大市聚镇、梅渚镇、七星街道等地远达江西。

    
  携带子女远望眼前水库的美景今年80周岁的徐国生归乡心切故土情深。40岁那年徐国生全家六口人移到了七星街道上石演村“一早先觉得很陌生生活也很艰辛。

    ”徐国生说刚到的头两年心里难免空落落的有些坐卧不知道今后的生活会不会好年纪大的父母还曾悄悄抹眼泪。但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全家人造起了三层半的“小别墅”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今天早上7点不到我就让儿子开车出发到村里了虽然自己一年也要回来两三次但今天是我们村里这么多年最热闹的一天肯定要回来。”
  而在大家观看《道贺黄坛移民40周年》表演的同时黄坛村村民翁运良正和村民们忙着张罗52桌宴席。

    他告诉记者为了款待大家回家村里的妇女们一大早就自愿擦桌子或在家里做起麦饼款待以前的乡邻老友。
  历史的长河里埋葬了无数的事与物曾经的惊涛骇浪如今已云淡风轻有些离愁别绪也似乎被淡化成水只留存下岁月的平静之美。一如今日的长诏水库寂静、纯美、如诗似画。

    
  “今天我们来了30人左右。”在村中央表演的舞台已经搭建起来了舞台前面的一排排木凳子上已经坐了不少观众。72岁的何益彭穿着演出服装站在舞台后面候场。

    当天老人将和队友们一起为老乡们奉上新昌十番的演出。何益彭心情有些激动原由这是他们第一次当着这么多的老乡面表演十番。“演的好不好以前听过的人马上就能听出来。”
  对一些年长的黄坛移民来说十番就是全始全终萦绕在耳边的浓浓乡愁。十番为传统古典民乐合奏原属宫廷音乐又名“圣莞十番”“圣莞”二字源于《论语》中“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一语旨在教育十番弟子要“学圣贤、享欢乐”。

    元代始于京、津一带明清盛行于江、浙。新昌十番是流传在新昌境内近200年历史的传统音乐清道光年间由黄坛石氏后裔石益铭组建了黄坛“圣莞十番”。
  记者了解到因十番队员移居星散四方加之老艺人渐渐离世使十番的营救工作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歩。2007年搬迁到梅渚镇下衣村的石菊林个人出资出力置办乐器、道具亲手制作演奏乐器自掏腰包供茶待饭定期举办十番集训并发动健在的八位老艺人及艺人后代建立起一支由老、中、青三代组成的十番演奏队积极参加乡镇、县市及省级各类宣传演出活动还把十番送到县城公园、社区、农村舞台演出受众面达数十万。

    2017年入选第五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移民们带来了新昌十番黄坛村村民则为大家表演了村里的传统保留节目——竖大旗。“竖大旗是村里的传统只有在村里举行重大活动时才会表演。”黄坛村村委主任翁伟平告诉记者。
  前面是社会发展之路背后是祖祖辈辈生活的乡里而心中最难割舍的是对故土的眷恋之情。
  “40年来这是我们第一次举办这么大规模的聚会!”水库移民隔开的是山和水割不断的是心与心。

    翁伟平告诉记者人散心不散为了这次聚会他们村两委、乡贤等筹备了大半年。章林在浙江中财管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温州两个县市的销售他明确跟村委表示其他事情自己也帮不上忙最后的资金问题他都会来负责“虽然我18岁就离开黄坛去了温州但我一直牵挂着这里。”
  “忆那小巷深深的寂静那小桥流水的清澈那小街鹅卵石的光洁还有那浓浓的乡情”“方寸缠绵思故乡黄坛入梦枕蓬莱”……移民官一高、王一春、俞春妃等人写的关于故乡情的诗、文章就贴在黄坛村签到处的外墙上。

    不少移民对着这些诗歌、文章拍照片留念并笑称黄坛村的文人们说出了大家想说但没说出口的故乡情。
  “我们是原拆原建移过去的。”在拥挤的人群中记者找到了正在帮忙倒茶招呼客人的官一高。据他介绍他们当年一家九口人搬到了梅渚镇平水庙村原先家里的3间2层小楼拆完后由移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负责将拆下的物料运到平水庙村又在当地生产队的帮助下建起了5间2层楼房。

    
  作为木工师傅官一高的工作相对自在所以一有空他就会和几个要好的移民回黄坛玩耍。官一高喜欢文学还学会了写诗故乡黄坛成为他创作的源泉“虽然新生活已经渐渐步入正轨但一家人还是会时常想起在黄坛村的生活所以我前两年写了这些诗歌留个记忆。”
  “每次带孩子回来他总会问我以前住的地方在哪里于是我早先想着画一画以前我们生活的黄坛村。

    ”同样搬到梅渚镇前山村的马鸥平深深眷恋故乡他现场把自己画的《黄坛全景图》捐给了黄坛村。
  其实这是马鸥平花了一年多时间完成的一幅画。今年53岁的马鸥平异国绘画基础原由40年前移民时他刚13岁所以凭着自己儿时的记忆再加上叔叔辈的指示他早先了创作。异国绘画基础他就上网找有关教材白天工作忙没时间他就每天晚上9点过后再画。马鸥平说就这样从2017年早先到今年7月马鸥平终于完成了这幅《黄坛全景图》再现了40年前的黄坛村。

    
  乡里难舍故土难离但水库建设不能不支持。40年前黄坛移民全始全终叶叶小舟顺着长诏水库的自来水漂向了未知的远方。

    
  时光荏苒湖水理屈词穷可它终会铭记湖畔那些黄坛移民的奉献身影和家国情怀。